您的位置:主页 > 六合开奖结果 > 亲身体验质子治疗滑膜肉瘤的经历-出国看病

亲身体验质子治疗滑膜肉瘤的经历-出国看病

发布日期:2019-08-11 19:53   来源:未知   阅读:

  亲身体验过质子治疗滑膜肉瘤的刘先生和妻子,授权国内最大的出国看病服务机构厚朴方舟,记录下他们在日本进行质子重离子治疗的全过程如下:

  亲身体验过质子治疗滑膜肉瘤的刘先生和妻子,授权国内最大的出国看病服务机构厚朴方舟,记录下他们在日本进行质子重离子治疗的全过程如下:

  刘先生,34岁。(右臀部)梭形细胞肉瘤,形态学符合单相纤维型滑膜肉瘤(WHO分级:2级)。目前右侧臀部酸胀8月余,于2015年1月20日行“右侧盆腔臀部肿瘤切除术”,术后24天。国内主治医生建议术后2个月开始接受复查,针对术后肿瘤残余部分进行放射治疗。如有条件,比较推荐赴日本接受重离子治疗。

  老公是个工作狂,常年久坐办公室,平时工作压力也挺大的,精神总是处于紧张焦虑的状态。我知道他这么拼都是为了我和孩子,为了这个家,但我也担心他的身体。记得11年的时候,老公的右腿总是偶发性的疼痛,我劝他去医院看看,他却总是用“工作太忙没有时间”“没事不严重”来搪塞我。结果第二年,开始不明原因的出现右侧臀部酸胀不适,医院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压迫坐骨神经,因为他说休息后就有好转,当时我们也并没有引起重视。直到14年的时候出现了肿块,而且增长越来越快。慌忙带着老公去医院就诊,可当时医生却误诊为良性肿瘤。眼看肿块一天比一天大,右腿一天比一天疼,我们去医院做了穿刺活检后,FISH结果证实为右侧臀部单相纤维型滑膜肉瘤。我们从未想过当初的疏忽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如果当初我再坚定些带他去看病,也许就不会出现如今的局面。但就像世上没有后悔药一样,现实中也没有什么如果。15年1月,我们做了右侧盆腔臀部肿瘤切除手术。主治医生建议我们术后两个月开始接受复查,针对术后肿瘤残余部分进行放射治疗,但考虑到国内放疗副作用较大,推荐我们可能的话最好到日本接受重离子治疗。了解到厚朴方舟已经帮助过国内很多患者成功到日本就医后,我尝试联系了他们。

  而在此同时,国内的医生告知我,以我老公现在的情况,三个月的时候会复发,一定要尽快做放疗。老公一向悲观敏感,这件事情我更是要瞒着他。虽然自己一个人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但在这场与时间的赛跑中,我知道自己不能先倒下。只要能尽快到日本进行治疗,无论是质子重离子还是药物疗法,我都可以接受。厚朴方舟了解到我们目前的情况后,将国立癌症研究中心东医院的预约,滑膜肉瘤方面权威专家会诊,以及重粒子医科中心病院的预约,三管齐下,同时推进。

  3月22日,我把孩子拜托给爸妈后,带着老公来到了日本。厚朴方舟日本分公司的佐佐木在机场接到我们后,开车将我们安置在了“厚朴之家”公寓。为了再次确诊病情,24日我们在蔡社长和小金的陪同帮助下,顺利在国立癌症研究中心东医院做完了血尿、胸部X光片和CT三项检查。但达到明确病情的目的,这些检查还远远不够,我们的担当医生秋元教授安排我们明天再做一个核磁共振。不过今天的造影CT也检查出了一些问题,老公在国内做的手术,并没有把肿瘤切除干净,现在还是有一部分残留。并且,虽然国内专家基于肺部CT读片否认肺部有转移灶,但教授表明因为PET-CT照射不到1㎝以下的癌细胞,所以肺部是否有转移尚不确定。因此,具体的病例分析和今后的治疗方针还是需要等明天的核磁共振检查后才可再做打算。

  回公寓的路上,手机上收到了爸妈发来的宝宝的视频。他还那么小,才7个月大,正是需要我俩寸步不离细心呵护在身边的时候,他的爸爸却得了这么严重的病,而我也不得已抛下他来到了日本。想到这些,我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小金一直在旁边安慰我,告诉我现在骨肉瘤的存活率很高,治愈的希望还是很大的。我看着感冒了却还带病坚持帮我们的小金,对刚才自己的不争气感到有些羞愧。

  26日到放射线治疗科做了检查后,复诊老师茂木教授根据胸片、血液检查、再遭补时绝杀!黄海青港让出榜首掉至积分榜第4,造影CT和昨天的MRI影像做了分析说明。表示我们可以接受质子治疗,需要2周的准备时间和5周的治疗时间,并且治疗后不需要住院。同时,茂木教授还建议我们去咨询重离子治疗,从治疗效果来说重离子会更好。依目前情况,先咨询其他医院后再选择治疗方式对我们而言也最为理想。等考虑清楚后,决定做质子治疗再到东医院他们也随时欢迎,只是考虑时间不要太久,一周到两周最好。

  这可能是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听到的最好消息了。茂木教授的诚心建议,也让我很感动。可能是这几日我在日本感受到的充满“人性化”的医护服务与国内差别太大,竟让我不禁对国内就诊的那家医院徒生一股深深地厌恶感。

  第二天是肿瘤科会诊的日子,我的疑问都得到了细野教授耐心详细的解答。大致为三个问题:

  1. 做完放射线个月后半年后做精密检查时,未发现有肿瘤的迹象时需不需要做化疗?

  2. 国内的医生说做完放射线治疗后会出现坐骨神经会有损伤,可能会瘫痪,还可能丧失其功能,是否会这样?

  三月的最后一天,蔡社长为我们又带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千叶县的重粒子医科中心病院回复可以接收治疗,最早4月20日可入院。

  回国短暂的休息,照看宝宝后。20日我和老公在蔡社长和大津的陪同下终于来到了重粒子医科中心病院。在门诊室外候诊时,护士还来向我们确认了老公的过敏史和现在服用的药物。

  医生首先通过我们在东医院的CT、MRI和盆骨部的模型,为我们讲解了病灶的主要位置以及肿瘤的大小。同时在重离子射线治疗的讲解中,向我们解释了重离子射线. 由于病灶附近有神经,治疗后会有神经受损,出现发麻以及疼痛加剧的现象;

  2. 表面的皮肤会有烧灼感和蜕皮的现象,并且照射的局部肌肉会有变硬萎缩的可能;

  3. 病灶附近的骨骼会因照射变得易骨折,所以治疗后可能有行动不便,最坏的情况下有使用拐杖的必要;

  4. 即使做过治疗,也会有病情复发的可能(20%-30%),而且可能会转移到肺部。所以需要定期做CT、MRI来进一步的观察。

  3.4月23日制作本人专用固定模具,然后会对拍CT时固定模具的使用进行详细说明;之后对之前的所有检查进行最终说明;

  整个治疗需要4周,合计16次。我们很想知道重离子的治疗效果、照射范围以及肺部转移的几率。在国内时只是通过医生知道重离子是双链打击DNA,比质子单链打击DNA的打击力度要强,但其他一无所知。针对我们的疑问,教授解释道治疗效果不会马上看到,要在一个月之后。并且一定要通过定期CT、MRI来进一步观察。红姐最快报码室同时企业融资状况有所改善,,至于照射范围要根据治疗前的MRI和4月22日的MRI结果来判断。此外,滑膜肉瘤的特质就是容易肺部转移,如果不治疗的线%,但通过治疗的话会降低转移几率。

  在如期进行完MRI和固定模具制作后,4月24日大津乔靖带我们到医院拍摄了模拟CT,以确认照射的位置。

  就这样,5月6日开始进行重离子治疗的日子终于到来了。在蔡社长帮我们提交了诊疗卡后,见到了今天的担当护士田中女士和放射线技师黑岩老师。虽然今天医院休息,没有医生,但田中护士还是非常认真仔细的回答着我们的每一个问题。第一天重离子治疗的顺利,也让我们对以后的治疗有了些信心。

  第二次的放射线治疗,还是以仰卧的姿势进行,看到机器在身体周围钻来钻去,老公紧张的全身是汗。荻原护士见此拿来毛巾帮他擦拭,黑岩大悟老师也在旁边不停地安慰鼓励,不禁让我们感到很温暖。

  接下来的治疗都很顺利,没有红肿现象,只是有次在照射中有一瞬间的皮肤瘙痒,但其余时间没有再出现过。原来脚部麻木的感觉,现在也在逐渐减轻了。在最后一次重离子治疗结束后,若月医生为我们做了详细的问诊。叮嘱我们治疗结束后,要每隔三个月做一次CT和MRI检查,为了掌握治疗效果,需要我们把影像邮寄回重离子医科中心病院。对于老公反映近期左侧胸痛的问题,若月医生告诉我们,看过CT和MRI影像后没有异常现象,只是患部有炎症迹象,是由于照射造成的,但治疗结束后会逐渐消失,无需担心。至于国内医生的“如果发现肺部转移就治不了了”的说法,若月医生表示可以根据转移的程度来选择治疗方法,比如是做手术切除还是进行射线治疗。如果转移程度过大最后就只能选择化学疗法了。并且如果还选择进行重离子治疗的话,要尽量避免在同一部位照射。因为随着治疗的结束,靠近腿部的神经受到的一定损伤,副作用也会慢慢凸显,以最坏的打算来说,有可能需要拐杖或运动辅助器来辅助运动。但也因人而异,有的人并没有什么感觉,只能通过定期的检查来看效果。最后,若月医生表示,回国后有想要咨询的问题,都可以和她直接联系,或者帮助我们联系其他的医生。半年后来日本的检查,可以现在就预约医生,之后想取消或更改日期都是可以的。

  6月4日我和老公从成田机场出发,回到了国内。回来后,我上网了解到日本的重离子医科中心病院是欧美日接收患者最严格的医院,厚朴方舟能够帮我们顺利开始治疗实属不易。在这场与时间的赛跑,与生命的博弈中,是他们在为我们助力。重离子治疗不再是梦,而这次治疗的成功更是让我们对以后的生活倍感珍惜,也愿我们之前对健康的忽视能够给他人以警醒。

  后记:去日本治疗回国已经将近2年,国内医院的随诊一直在进行,老公的肿瘤没有复发的迹象。此时,我们对生活充满信心。

------分隔线----------------------------